澳门新葡萄京app下载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警钟常鸣
不法商人如何围猎干部
2015-07-16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更新时间:2015-06-03   新闻来源:钱江晚报

 

    “围猎”一词,如今在各类违纪违法案件中被高频使用。不法商人为何要“围猎”党员干部,又有哪些“围猎”手段?昨天,杭州市纪委根据实际案例,呈现了“围猎”的多种手段。他们希望借此警示领导干部切勿入“围场”。

  干部被“围猎”形势严峻

  数据显示,2008年至2012年,最高检共对19003名行贿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;2013年,最高检对5515名行贿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,同比上升18.6%;2014年,最高检共查办行贿犯罪7827人,同比上升37.9%。相关人士表示,行贿犯罪数据的逐年上升一方面说明,检察机关查办行贿犯罪的力度在进一步加大;另一方面,也说明干部被“围猎”的形势极其严峻。

  杭州市纪委表示,许多不法商人不用刀枪,而是用糖衣炮弹,把领导干部赶入“围场”,或想逃却走投无路,或欣欣然仍由驱使,最终成为商人谋利的工具。“围猎”的手段多种多样,周期灵活,甚至“放长线钓大鱼”。有的金钱不行就上美色,美色不行就鼓动家属,家属不理就找上级领导“来硬的”。

三种“围猎”手段拉干部下马

  根据梳理发现,其中最主要的“围猎”手段有以下三种——

 

  一是直接“猎杀”。此招用于贪吃的猎物,势大力沉,投其所好,直奔命门。主要是官商勾结、权力寻租,明码标价、权力兑现,搞利益输送,双方各取所需。

  如杭州市运河集团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邵毅就是被湖州古董商陈某直接“猎杀”。邵毅到长兴任一把手,就被陈某盯上。2003年邵父住院,他无暇照顾,陈某连夜赶到医院,帮助护理了好几天,获得了邵毅的好感。加上邵毅本就喜爱收藏,两人交情急剧升温。邵把陈当作小兄弟、自己人,陈则人前人后都叫邵“老大”。从此,两人走上了权钱交易的恶道。

  邵毅的妻子在协助调查时这样总结两人的关系:老邵亏也是亏在了认识陈某,死也是死在了陈某手上。

  二是“温水煮青蛙”。此招用来对付有一定警惕性的猎物。猎人先面带笑容,恭维之、抚摸之、喂食之,待你全身放松,毫无戒备之时,突露出狰狞,一把擒翻。平常和你勾肩搭背,给你好处,送你享受,和你称兄道弟,甚至甘心当你的“提款机”。当你深陷“安乐窝”,才发现已上了贼船,难以脱身,只能用权力给别人办事。

  江干区原人大常委会周金水是江干土生土长的干部,与本地的许多社区干部、企业主和拆迁户等都有着天然的“血亲”,与他们称兄道弟,“打成一片”。就在这种“水乳交融”中,渐渐模糊了朋友帮忙和以权谋私的界限,一次次收下不该收的“馈赠”。

  杭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原党委书记郦华才也因分管工程建设,成了一些建筑老板追捧的对象。那些老板多是对他进行长线投资,先是套近乎,后利用各种机会送物送钱,拖其下水。

  三是外围“猎杀”。此招用来对付警惕性较高或者不便直接下手的猎物,猎人迂回包抄,先攻老巢,拿下近亲等关系亲密之人,再来合围诱捕。不直接“围猎”干部,而是“猎杀”其家属、子女、朋友、秘书等。一旦其亲朋部属就范,领导干部也只好跟着“缴械”。

  如杭州市政府原副秘书长、钱江新城建设指挥部原党委书记王光荣就是这一典型。王20多年在城建工作岗位上结交的开发商朋友,逢年过年礼品不断,女儿出国、结婚更是礼金重重。有送礼者说,第一次去他家送礼就发现其妻在家里地位很高,就马上改走“夫人路线”,通过“夫人”曲线请托王光荣办事……

干部被“围猎”,根在干部自身

  一些官员被“围猎”,听着似乎很被动、很委屈、很无奈。剥开表象,更令人深思的问题是,为什么这些官员这么容易被“围猎”?到底是谁“围猎”了谁?

  杭州市纪委相关人士表示,“围猎”现象广泛存在,根本原因在于被“围猎”者主观上的信念缺失与党性不坚定。不法商人处心积虑、用心险恶固然可恨,但从官员主观上看,被“围猎”主要还是自身经不起种种诱惑,没有树立正确的权力观、价值观。

  治理“围猎”现象,除了加强领导干部的党性修养,净化政治生态,规范权力运行外,还需加大打击行贿“围猎”的力度。有法律界人士指出,要进一步加大打击行贿犯罪力度,突出重点、集中力量重点打击情节严重、影响恶劣的个人行贿和单位行贿犯罪。特别是要严厉惩处主动行贿、多次行贿、行贿数额巨大、长期“围猎”干部的行贿犯罪。